北斗链创始人张蕾接受央视记者专访

“创新驱动,制造引领,拥抱世界新工业革命”为主题的2018世界制造业大会在合肥顺利落幕,“2018最具创新区块链项目大奖”落户北斗链,由德国前总统武尔夫为其颁奖,在大会中格外惹人注目。

北斗链创始人张蕾也接受了央视记者等多家专业媒体专访。

记者:区块链行业在中国的发展前景如何?

 

张蕾:区块链对于年轻的一代是一个很好的创业机会,在前面的20年当中,是互联网时代,区块链在全球还是刚刚新起,在中国,我们有一个很好的实验基础和群体,我们对于中国的区块链发展在世界的顶端非常的有信心。

 

记者:中国工信部刚好发布的区块链白皮书,您认为未来中国产业链的布局应该是怎样的?

 

张蕾:5月份工信部发布的区块链白皮书,工信部对于区块链发展是非常积极的,由于区块链比较特殊,本身具有金融属性、技术属性等,未来的区块链是多个部门的综合体,是由工信部门、金融部门、等来组成,而目前政府部门还是按照现有的部门设置来进行的,无法满足目前区块链行业的划分,下一步会是一个新的课题。

 

记者:区块链会引领下一个时代吗?

 

张蕾:人类前面的几百年,是生产力的革新,我们会发现飞机越来越快,手机越来越小,汽车越来越快,而这种生产关系会越到一些瓶颈,而区块链为未来社会的发展提供了一个可能性。

 

记者:如今的区块链技术发展非常快速,应用落地非常重要,能否分享下北斗链在这块的解决方案?

 

张蕾:可以的。北斗链正是为了适应企业的需求,而诞生的一个企业级区块链科技开放和应用平台,所以其实非常刚需。并且创造性的提出了“交易引擎”的概念,适应不同企业对区块链的多样化的需求。

 

记者:您刚刚提到这个“交易引擎”非常具有创新的特点,可是如今以太坊的智能合约概念那么火,当时为何还要“交易引擎”这个概念的呢?

 

张蕾:以太坊在区块链节点上通过虚拟机的模式,引入智能合约的概念。智能合约的提出是对区块链的重大贡献,它在理论上使得“区块链的可编程化”有了无限的可能性。以太坊的虚拟机模式,使得整个区块链网络更加开放;而智能合约又是“图灵完备”的。这两项技术是一把“双刃剑”,带来了区块链的技术创新,也带来了交易安全的风险。以太坊的智能合约不能从根本上解决“程序员出错”和“程序员作恶”的风险,一旦恶意合约在区块链上运行,就会迅速在全网同步,造成更大的资产损失。

自2016-2017年,以太坊上先后出现过DAO事件和Parity钱包事件,分别造成350万个以太币和15万个以太币被盗。

目前以太坊针对智能合约的安全性提出的解决办法是:引入第三方审计或专业机构的介入。甚至有网络安全专家提出,降低部分的图灵完备性来换取交易的安全。正是基于这种安全性担忧,很多企业应用都不敢在以太坊上发布真实数据。

所以我们认为,虚拟机+智能合约的方式并不是区块链发展的唯一路径。我们提出“交易引擎”的概念,既要实现智能合约实现的“区块链的可编程性”,同时避免智能合约面临的安全问题,希望探索出一条新路。

 

记者:是的,安全性不容小觑,张总怎么理解区块链的安全呢?你认为比特币安全吗?

 

张蕾:安全是区块链的最基本要求。区块链的安全至少可以分为两个层次,一个是数据安全和资产安全;另一个是网络安全。

其实比特币是一个相对封闭的系统,它的底层利用严格的加密学技术进行保护,在数据的安全性上是很高的。但是现在比特币矿工的势力越来越大,“分叉”成了解决矛盾的主要方法,因此我对比特币的网络安全还是很担忧的。

 

记者:那么北斗链是如何解决安全问题的呢?做了怎样的创新技术呢?

 

张蕾:我们在区块链的下面的数据层和上面的合约层之间,增加了一个规则层,北斗链就是通过对规则的增强来达到安全的增强,具体是通过智能引擎实现的。

第一种引擎是基础引擎,主要包括智能资产、权限控制、交易约束、地理信息、实名认证、流媒体传输、国密算法等。

第二种引擎是交易引擎,就是为了处理复杂交易,我们把企业不同的交易场景进行抽象,写成引擎来代替智能合约。交易引擎的好处就是既要满足企业的多样化需求,又提高了交易的安全性。在功能性和安全性上找到一种平衡。我们认为它更适合企业的需求。

交易引擎是北斗链的核心技术,同时解决企业区块链项目在安全性、稳定性和易用性上的要求。

 

记者:那么交易引擎和智能合约都有代码,也都是在处理交易逻辑,它们的本质区别是什么呢?

 

张蕾:我形象地解释一下。智能合约好比是自由合同,交易双方拟定合同,双方依靠自己的专业知识保证合同的安全。交易引擎好比是格式合同,交易双方在一个成熟的合同模板上填写信息,这种合同的安全性就大大提高。

很多人对格式合同好像有偏见,事实上,我们在日常生活中接触到的各种资产交易类合同都是格式合同,比如购房合同、车辆销售合同、股票交易合同、保险合同、理财合同等。格式合同通常是政府主管部门或行业组织负责编写,是人类智慧的结晶,对交易双方都是一种保护。

 

记者:区块链技术无疑是未来技术发展的重要方向,也是当下非常大的风口。北斗链具体有哪些创新的技术以及优势,赢得此次的创新奖项呢?

 

张蕾:一方面,北斗链面向企业提供的区块链技术服务

1,公有链资产发行;帮助企业发行企业自己的数字资产,高效低成本,实现企业的商业模式从传统模式向“类金融”模式转移。

2,私有链部署;为企业定制、部署私有链网络,协助企业建立和维护网络节点,实现区块链应用与企业其他信息化系统的深度整合。

另一方面,北斗链企业服务方面的优势

1,丰富的参数配置和快速部署;

2,完备的开发接口;

3,企业成本支出低;

 

记者:了解了这么多北斗链的技术,相信投资人最想了解的是北斗币,能否简单介绍下北斗币的价值所在?

 

张蕾:可以的,很简单。北斗币是是在北斗链自己的公有链上发行的一种本地化货币。北斗币是北斗链矿工的工资的支付货币,也是北斗链企业服务费用支付的支付货币。

北斗币采用“总量固定、减量发行、公开交易”的运作模式,理论的最大流通量是5亿枚,其中84%采用矿工挖矿的模式对外发行,无任何“预挖、盗挖”的风险。

随着北斗链落地项目的增多,北斗链应用场景的更加多元化,市场上对北斗币的需求量随之增加,北斗币的稀缺性也会越来越强。北斗币在国际多个大型交易所上线交易后,流动性增强,北斗币的价格与价值将会持续攀涨,极具投资价值。

 

记者:听起来非常具备创新特点,你认为北斗链要在区块链行业创山立派吗?

 

张蕾:我们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我们也只是在比特币和以太坊的基础上做了一点改进而已。从我对各个区块链企业的动态了解,世界各地的技术专家对区块链和智能合约的安全问题都有不同的解决方案,包括VitalikButerin自己的意思,也有向引擎发展的想法,未来智能合约和交易引擎有可能殊途同归。

 

记者:了解了,那么张总认为区块链会引领下一个时代吗?

 

张蕾:人类前面的几百年,是生产力的革新,我们会发现飞机越来越快,手机越来越小,汽车越来越快,而这种生产关系会越到一些瓶颈,而区块链为未来社会的发展提供了一个可能性。

 

记者:了解了,最后个问题,币圈链圈有句话叫做“未来已来,只是尚未流行”,那么北斗链在下个时代来临之前,如何扮演好自己的角色?愿景以及未来规划是怎样的呢?

 

张蕾:2018年,北斗链将深入到企业中,在今年的基础上,再落地一些项目。明年我也将在全国巡回组织《区块链商业模式》和《区块链业务分析方法》的培训,面对面解决企业的实际问题,为他们提供切实可靠的区块链解决方案。同时,北斗链拥有强大技术开发能力和领先的创新模式,以“构建企业级区块链应用平台,打造可信任企业生态系统”为使命,积极开发企业级的底层公有链,创造性地提出“交易引擎”的概念来解决“智能合约”在安全性和易用性上的问题,北斗链作为第三代区块链的代表,足以满足大规模、主流商业应用对区块链的需求。北斗链上线以来,在女性健康链、财务链、物联网链、航运贸易链已成功落地实施。而且北斗链在技术上坚持不懈、精益求精,在商业生态模型上积极拓展、勇于创新,为区块链落地应用披荆斩棘,一路前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