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蕾:数字货币的未来发展展望

序:

最近一篇《王永利深度解析数字货币》的文章,在微信圈内流传。文中,王永利将数字货币(特指央行主导的数字货币)定义为一种“商圈币”。但是王永利并没有针对商圈币提出建议性的实施方案。本文谈谈相关的看法。

 

1、从货币的发展历史看数字货币的定位

 

货币(狭义理解为支付手段),从最初的贝壳、金银、铸币、纸币一路发展过来,每一次货币的转换,背后都是科技的进步和政治经济的变革。

最近的一次,我们能感受到的货币变革,应该是支付宝(为代表的数字支付),支付宝的口号是“欢迎进入无现金社会”。支付宝的本质可以理解为“货币的数字化”,仍然是在现有的货币体系中,通过某个银行或组织,将货币变成数字符号,这个银行或组织对这个数字符号承担“无条件的兑付责任”。

而我们说的比特币为代表的数字货币,更准确的叫法应该是“数字加密货币”,它本质上是脱离了我们现在的货币体系,它的发行、流通、交易、兑换,都是在一个相对封闭的网络环境中,通过数学计算完成的。

 

2、比特币是货币吗? 央行主导的数字货币是货币吗?

 

现在我们讲货币是个非常复杂的概念,除了最基本的交易媒介,还是国家经济调控的手段、国际贸易的结算工具,甚至代表了国家的主权。而比特币,没有任何国家给它提供信任背书,甚至中本聪(比特币的发明人)也只是说比特币是一种电子支付工具。那么为什么大部分人都把比特币当做货币来看呢?

我想根本的原因是,比特币的技术特点(区块链技术),使得它十分接近“一般等价物”的概念,而一般等价物是货币的基本属性。

中学课本上讲过:“金银天然是货币,但是货币天然不是金银”,这句话用在比特币身上更恰当:

“比特币天然是一种货币,但是货币天然可不是比特币”。

比特币在如今的网络经济中,恰好以一般等价物的身份充当了交易媒介,所以说,比特币的核心价值就是它的可交换性,而且是安全地、低成本的交换。

但是,如果是央行主导的数字货币,那么它的性质和身份就和比特币完全不一样了,它完全可以进入国家的金融格局,承当普通货币(这里指法定货币)的补充者、并行者甚至替代者。

我认为央行的数字货币,其定位一定要远远大于“商圈币”的定义。如果只是商圈币,还用央行出手?央行只需要发个牌照,几大互联网公司抢着要去干这个事。

 

3、央行主导的数字货币的实施路径。

 

如果有一天,央行的数字货币真的出现了,我们暂且命名为“数字人民币”,跟现行的“普通人民币”作下对比。

我们可以预测一下,这种数字人民币的发行或普及的过程:

首先,我认为最有可能应用在金融间市场,作为金融系统内部的支付、结算工具;

第二步,会扩展到企业财务系统。企业注册时,注册资本通过某个特定机构,将股东的普通人民币转换成公司的数字人民币。企业所有的经营活动,比如采购、销售、费用支出等,都以数字人民币为支付和结算手段。在某些特定的场景,比如发放工资或者股东分红的时候,企业的数字人民币再兑换成普通人民币转移至个人手中。

第三步,在消费市场上,这两种人民币可能会长期存在,并且可能自由兑换。但是最终,由于数字人民币的便利性,普通人民币逐渐退出历史舞台。(就像支付宝和微信支付普及后,个人钱包中的现金越来越少了)

 

4、数字货币的颠覆性体现在什么地方

很多人讲数字货币(或区块链技术)对金融行业的颠覆,如果只是从成本、安全、便利性考虑,数字货币是不具备这个能力的,真正的数字货币的颠覆性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国家货币监管手段将发生改变

现在,国家对货币或金融监管的手段,可以定义为“反馈式的事后监管”,也就是针对过去的金融运行状态,也决定以后的监管政策。我们常用的手段就是对货币发行量、流通量、流通率等数据的统计分析,调整资金成本、利率、汇率、储备量等指标,到达宏观经济调控的目的。

而数字货币的一个颠覆式的技术创新是,它是一种“可编程货币”,也就是通过代码的植入(专业术语叫智能合约),在数字货币发行前、运行中就可以进行调控。

比如,国家希望在某个时间刺激传统产业、抑制资本膨胀,就可以发行一种特殊的数字货币,这种货币只能在传统实业的供应链体系中运转,不能(或一定条件下)进入到资本市场。

基于这种特性,国家对金融监管的手段和策略将会更加丰富,更加有针对性。未来,央行的货币监管肯定是两条线、两套人马,他们之间使用的策略、工具和目的都不一样。

 

2)税务征稽模式将发生根本性变化

一旦数字人民币进入企业财务领域,企业所有的经营活动和资金流向,都变得非常透明,造假的概率很小。未来的企业的底层税收监管可能全部自动化了,国家的税收工作将转向更加智能化的税收策略分析,或者定制化的税务管理。

 

3)银行业本身要被颠覆,甚至不存在

在数字人民币逐步普及的过程中,银行业(特指商业银行的门店)的作用越来越小。因为数字人民币,是由系统和数据驱动的,而不是靠人来服务的,所以未来互联网公司更有可能在银行业中成为主角,因为他们有服务器和网络的优势。甚至有可能,任何企业或个人,都可以参与到“数字银行”的网络建设中来,对外提供银行服务。

比特币圈内常说第一句话来提醒现在的银行:

“We need banking,not bank ”(我们需要银行服务,但是我们不需要银行)

 

总结:

无论是从科技的发展历史来看,还是货币的发展历史来看,数字货币一定会出现,不仅在中国,全世界各国的数字货币都会出现。而且数字货币替代传统货币也是历史发展的必然结果。

 

张蕾

比特币和区块链研究者

“北斗链”创始人

2 thoughts on “张蕾:数字货币的未来发展展望”

发表评论